人民网评驻港国安公署是“香港安全的使者”

7月8日上午,中央政府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公署正式在香港揭牌。

连日来,特区国安委、律政司和警务处国安专责部门依法成立并展开工作,行政长官开始依法指定国安案件的审理法官,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三条实施细则公布生效……所有这些,标志着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执行机制已基本形成。

2018年7月,永州市纪委决定对赵文旺违反廉洁纪律问题予以立案审查。赵文旺又差人给王新科送去了200万元现金,企图“摆平”。

但是“政绩冲动”下,斗牛场仅使用两次便被拆除;各自耗资500多万元新建的木屋别墅和景观厕所,很快变成烂尾工程。在赵文旺任职的4年半时间里,回龙圩管理区的地方债务从原有的7000万元迅速增加到2.88亿元。

美国媒体报道称,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以“正在审计”为由拒绝公开个人税务信息。2019年,美国国会众议院下属委员会和纽约市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分别展开涉特朗普调查并寻求调阅其数年财务记录。这两起诉讼甚至打到了美国最高法院。(完)

当被追问何时能公开自己的报税表时,特朗普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他说,自己缴纳了很多税,目前正在接受审计。他虽然表明自己会公布报税表,但并未给出具体时间。

具体而言,驻港国安公署和国家有关检察、审判机关只在三种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一是案件涉及外国或者境外势力介入的复杂情况,特别行政区管辖确有困难的;二是出现特别行政区政府无法有效执行香港国安法的严重情况的;三是出现国家安全面临重大现实威胁的情况的。

去年3月,赵文旺被宣布调查。今年5月22日,宁远县法院开庭审理了赵文旺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一案。检方指控:赵文旺非法占用公共财物52.7185万元;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529万元;滥用职权,违规审批拨付政府奖励资金,造成国家损失达485万元。

当下,有部分香港市民对中央驻港国安机构尚有一些担心和疑惑,这是正常的。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回归前,香港社会也有过这样那样的担心和忧虑,但回归后的事实让所有“流言”都“消散在风中”。我们相信,有香港国安法保驾护航,有驻港国安公署和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机构携手努力,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一定能够得到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

设立驻港国安公署,是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必不可少的关键环节,但不会取代香港特区有关机构,不会影响香港特区对自身管辖案件享有的执法权、检控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两个执法司法主体依照各自法律开展执法和司法活动,各自形成一个闭环,职责分工和案件管辖划分清晰,又形成一定的互补、协作、配合关系。这将使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制度体系更加健全,打击危害国家安全的各类行为和活动更加有力。

时间终将证明,驻港国安公署是“香港安全的使者”,也是“国家安全的守门人”。

此时距离特朗普和拜登的第一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已不到3天时间。特朗普指责道,《纽约时报》只不过想在大选前“编造一点故事”,“那不过是假新闻而已”。

特朗普在当天举行的记者会上否认上述报道。他说,“这完全是假新闻”,“事实上,我交了税,但是我的报税表正在被审计。它们已经被审计很长时间了。”

“对官位的迷恋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报道称:2002年,年仅31岁的赵文旺就担任道县县委常委,成为当时全市最年轻的县委常委,可谓少年得志。2014年,时任零陵区委副书记的赵文旺被提拔为回龙圩管理区党委书记,但他却觉得自己吃了大亏――虽然升任正处级干部,但回龙圩人少地偏,这个一把手哪里比得上县委书记。

国家安全本属中央事权,中央有权力也有责任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维护国家安全。基于对香港特区的充分信任,中央授权特区管辖绝大部分案件,但中央也保留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的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实行管辖的权力。

香港国安法公布实施,开启了香港由乱到治的重大转折。香港国安法不是摆设,必须管用,需要有强有力的执行机制作保障,必须有抓手。设立驻港国安公署,是中央政府履行维护国家安全根本责任的重大举措,是香港国安法能够切实管用的有力抓手。作为中央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驻港国安公署和特别行政区有关机构按照香港国安法规定的职责开展工作,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执行机制,共同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确保有关法律执行到位、有效实施。

2015年,赵文旺认识了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原正科级干部王新科。听到王新科一通忽悠后,赵文旺说:“只要我能当上县委书记,无论你要多少钱,随便你开口!”随后给王新科送去了200万元现金。2017年5月,赵文旺通过王新科结识某国企子公司负责人曾某,了解到曾某“有能力帮他运作县委书记职位”后,赵文旺很快把回龙圩总价值1.54亿元的两个项目交给曾某承建。

“赵文旺痴迷官位,是永州市查处的领导干部中第一个用400万元去跑官要官和摆平关系的。” 办案人员介绍。2019年3月19日,在被宣布留置时他还一度叫嚣:“你们要对我好一点,我出去以后是要当县委书记的。”

国安利剑高悬,不甘心失败的反中乱港分子故伎重演,伺机抹黑内地司法制度和法治状况,对驻港国安公署进行污名攻击。不过,他们别有用心的谎言在事实和法律面前一戳就破。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中国内地拥有健全的法律制度和良好的法治环境,中国“司法程序质量”指标已连续两年在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报告中排名第一。国家安全机构在内地办案也要严格依法办事,并有严格的程序限制,不可能到了香港反而可以为所欲为。驻港国安公署在香港定会严格依法履行职责,依法接受监督,不会侵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

大搞政绩工程的同时,赵文旺多方寻找“政治掮客”。

但这两次“运作”都未如愿,赵文旺怀疑有人跟他搞“竞争”。为排除潜在竞争对手,2017年6月,赵文旺找私家侦探跟踪调查某县领导半年之久,意图找到把柄进行举报,结果却一无所获。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驻港国安公署不能自行决定对某个案件行使管辖权,由驻港国安公署管辖的犯罪案件只是极少数,且有严格的执行程序,即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或者驻港国安公署提出、报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作出这样的制度设计,说明中央充分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权。

如何找到一条路子调到其他地方当更有实权的县委书记?赵文旺打起了发展旅游项目的算盘。“拍脑袋”搞了主题花园、“牛王争霸赛”斗牛场、木屋别墅、景观厕所等“形象工程”。“我要的就是政绩”, 赵文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