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出版社揭晓2019年度好书

中新网北京1月11日电 (记者 高凯)作家出版社日前揭晓2019年度好书,《新中国70年文学丛书》位列榜首。

今年作家出版社的年度好书从其2019年1月至12月中出版的所有图书中由评选工作小组筛选出30种当年新书,此后,经过专家评委评选,参考读者投票,再从中选出作家出版社2019年年度十大好书。

丛书邀请著名评论家孟繁华担任主编。入选丛书的作品经过了专家论证委员会的认真评审,专家评审从文学性、思想性、时代性等多方面进行综合考察,选取了各个时期、各个体裁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作品。正是这些作家作品,构筑了中国当代文学最为坚实和亮丽的文学大厦,在一定意义上,它们就是一部特殊形态的中国当代文学史,代表了新中国文学70年所取得的不凡成就。

白岩松:目前,我们是否朝着“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方向前行了?

王辰:这些担心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轻症患者是可以自理的。从病症的角度看,轻症患者具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他们需要得到强度并不大的治疗,二是他们需要和社会及家庭隔离开,而方舱医院刚好是“对症下药”。在我看来,大家之间相互理解,这些担忧就可以解决。大家现在是共克时艰,都需要相互理解,共同努力。

1月7日,举行了作家出版社2019年度好书终评会,本届终评评委阵容强大,由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吴义勤,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厅主任李一鸣,作家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长路英勇,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蒋朗朗,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何向阳,作家出版社原总编辑黄宾堂,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清华,《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文艺报》总编梁鸿鹰等著名文学评论家、知名文学期刊主编组成。

白岩松:如何做到确诊“快而准确”?如何避免疑似病例进入方舱医院?

王辰:现在的问题是,疫情的底数并不清楚,判断根据是不足的。此外,现在社区和社会上未能进行隔离的病人,在家庭和社会的传播威胁性还是很大的。如果不加以有效的管控,这个“拐点”无法预测。此外,病毒还有可能不断变异。我们知道,新型冠状病毒是新加在人体上的,它还有不断变异的可能,具体体现在传播性和致病性上,这也无法预期。此外,人员流动、天气变暖也是影响因素之一。

王辰:方舱医院正在进行“应收尽收”的努力,同时还应该提高核酸检测的能力和容量。目前,核酸检测的数量可以满足临床诊断的需求。需要看到,目前增加的病例数并不是实际增加的病例数,而是核酸检测出的确诊病例数,并非所有被吸纳的数字都是被检测出来的。因此,报道的新增病例数是新增的确诊病例数,很可能还有存量,必须实事求是地看待这个问题。

王辰:我们要想办法扩充收治容量,前期采用了建设定点医院的办法,但是容量十分有限。事实上,如果我们借用一些大型场所收治病人,尽管医疗条件不完善,但容量很大,就可以很快解决大量床位不足的问题。由于大量的轻症病人流动性强,因此方舱医院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收治这些病人,既能让他们得到医治,同时还能做到隔离,是很关键的举措。

王辰:我们的标准是核酸检测为阳性的患者才可以进入,而且高龄患者、有基础合并症的且有加重可能的病患不会被收入,可以说是轻症患者的“社区”。这不是“至善之策”,却是可取之策、现实之策。

白岩松:在疫情没有迅速加剧的情况下,方舱医院能否满足需求?

最终的评选结果,由孟繁华担任主编的《新中国70年文学丛书》以最高得票位列第一。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中国70年文学丛书》共计40卷,包含小说(中短篇)、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戏剧五个文学门类,其中中短篇小说30卷、散文3卷、报告文学3卷、戏剧3卷、诗歌1卷。

王辰:破题的关键在于将已经诊断的病例收治到医院中,进行集中收治和隔离,避免与家庭成员和社会成员的接触。而在已经感染的患者中,轻症患者的移动性更大,在社会上造成感染的几率更大。目前对于这类患者的收治力度是不够的,有限的床位主要用于收治危重症和重症患者,大量的轻症患者未被收治的情况是存在的。

白岩松:如此大密度的患者出现在方舱医院中,医护人员的感染风险会否增加?

王辰:方舱医院可以被看作是“诺亚方舟”上的一个“舱位”,是用最小的社会资源,最简单的场所的改动,能够最快地达到扩大收治容量的目的。这里对轻症患者主要进行简单的诊疗和照顾,一旦发现病情加重的情况,可以随时送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及时得到救治,形成一个有序的层级。目前最重要的是执行的问题,现在看来执行得很快。

白岩松:何时会出现所谓的“拐点”?

王辰:可以说是形势严峻,大批的患者未能及时收治到医院中。而这批患者在社会上的流动、在家里居住,会造成社会和家庭进一步的感染,这是加剧疫情的最重要的因素。

白岩松:目前是否有了更为成熟的快速准确的检测方式?

三、关于特效药和疫情“拐点”的问题

每部诗集包括该国诗歌发展概述、诗歌译作、诗人简介,以及适当的注释,均从沿线各国的小语种原文直接编选并翻译。文库由北京大学外语学院联合全国重点院校及学术机构,组成一支强大的专家翻译团队,包括造诣深厚、多次荣获国内外荣誉的资深翻译家、学者,也有当地部分国家的学者、诗人,可谓翻译界的“全明星阵容”。

王辰:要想战胜疫情,有两条工作主线。一是防控和医疗,二是科学研究。面对这个新发的呼吸道传染病,必须认识它的规律对症下药,科学应对。根据前期的结果,大家对瑞德西韦抱有比较大的希望,其他药物包括中药,我们都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观察来确定其疗效。特别提醒大家的是,个例的药品有效与否不是科学结论,一定要进行临床实验。

列在第二位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典诗歌文库(第一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典诗歌文库》是一项大型世界诗歌翻译丛书。文库以国别为基础进行划分,从浩如烟海的世界诗歌中,甄选沿线各国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其中既包括经典的作家作品,也包括流传于当地的史诗、民间歌谣,跨越古今各个时期、不限流派风格,是一套能整体呈现各国诗歌全貌的选本。

白岩松:提出“方舱医院”的初衷是什么?能发挥多大作用?

白岩松:特效药何时出来?是否已经有了针对性的治疗方案?

王辰:对医护人员还好,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和在病房以及ICU中是一样的,都是在一个共同的污染的环境中,防护条件是一样的。由于这些轻症患者都是核酸检测呈阳性,属于同一种病毒,因此不存在交叉感染的问题。

白岩松:公众对方舱医院的安全性表示担忧,如何看待这些担忧?

白岩松:目前对于疑似病例是否也找到了有效的办法?

二、关于方舱医院的收治能力和交叉感染的风险

白岩松:一方面,市民响应号召留在家中不外出。另一方面,这又会增加家庭感染的风险。怎么看这个矛盾?

白岩松:方舱医院会否有新的理念在里面?

王辰:从制度设计上看,疑似病例要求当天隔离。我们希望疑似病例中,没有接受核酸检测的患者尽快接受检测。而疑似病人现在又分出一类,即“临床诊断病例”,也就是在流行病学史和临床表现上和确诊病例高度吻合。

白岩松:武汉的防疫形势如何?

一、患者收治情况及目前形势

此外,“孙惠芬长篇小说系列”(孙惠芬著)、《新世界》(杨少衡著)、《皮卡兄弟》(曹文轩著)、《世界文明孤独史》(徐达斯著)、《谌容文集》(谌容著)、《夜的命名术》(阿莱杭德娜·皮扎尼克著汪天艾译)、《小岛》(陆颖墨著)、“残雪六卷本读书笔记”(残雪著)均得以入榜。

作家出版社成立于1953年,今天活跃在中国文坛的著名作家,第一部作品或代表作大部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完)

王辰:目前确切的感染人数还未可知,我们希望加上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能控制在2万的收治能力。但是如果社区交叉感染问题不解决的话,确诊人数还会进一步上升。因此,现在最重要的是实现方舱医院的初衷,即“应收尽收”,将社会上的传染源收治到医院中,减低社区和家庭的传播,进而降低整体的患病人数,这需要得到民众的认同,特别是患者的理解和支持。

王辰:检测方式还主要是对病毒核酸的检测,虽然不同企业不同检测试剂的精准度参差不齐,但总体上检测能力在提升。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所有患病的人都能够检测出核酸呈阳性,而且核酸对于真实病例的检测率不过30%至50%。我建议,在武汉这样疫情较重的地区,有流行病学史、有临床症状的患者应该可以列为临床诊断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