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首日见闻爱心坐垫暖回家路宁波元素彰显新春气息

中新网宁波1月10日电(记者 林波)“三江口之夜”“宁波汤圆”“红膏炝蟹”……1月10日,春运首日,伴随着铁路宁波站候车大厅里的“宁波元素”新鲜出炉,众多有爱的浙江宁波志愿者再一次相约铁路宁波站,为站票踏上回乡旅程的外来务工者送上一个个暖心小坐垫。

图为春运送祝福。于利华 摄

从业者要将“隔离期”视为“闭关期”

损失程度或将超过2003年

春游产品启动前景依然渺茫

马树起还是野三坡景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他以野三坡为例分析说,此次疫情对北方自然山水类景区来讲,影响较大,特别是以京津冀为主体客源市场的野三坡,疫情的爆发,让景区精心准备的冬季游项目及春节年俗项目“功亏一篑”。“粗略估计,春节期间,野三坡旅游收入损失在3500万元左右,而目前疫情拐点的不确定性,也让今年春游产品启动前景渺茫。”

当下,受疫情影响,中国旅游业和景区旅游的发展已经暂时“搁浅”,“活下去”已成旅游企业和一些旅游景区的关键词。对此,马树起指出,除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政策宏观支持外,休假制度、金融调控体制以及产业发展政策的倾斜,都应成为今年弥补疫情对旅游业及整体国民经济冲击的重要手段。

马树起用三个中心来定位“旅游景区”在整个旅游产业链上的作用:旅游景区是旅游产品的体验中心,是旅游消费的吸引中心,是旅游产业面的辐射中心。景区旅游的发展是国内游发展的“助推器”,也是影响入境游的“核心源”。而由于世界卫生组织将中国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可以说,入境游比国内游受到的冲击还要大。未来,如何恢复国内景区对海外游客的吸引力,也将是旅游景区和相关从业人员需要关注的问题。“但所幸的是,每年,到访野三坡的国外游客数量约为10万,对于年接待700多万人次的野三坡景区来说,影响微乎其微。”

图为春运送温暖。唐严 摄

在铁路宁波站,一群群“红马甲”志愿者递姜茶、送座垫,温暖了游子们的返乡路。与此同时,当地摄影家协会、书法家协会等自发组织,现场为旅客们拍全家福、写春联,增添了春节的气氛。(完)

马树起认为,一旦旅游业“重启”后,“老旅游”会继续向“新旅游”转型,除了继续加强文化产业在旅游业的渗透之外,旅游景区的相关单位和从业者还需注意变更角力主战场,学会“自救”。在这个新的主战场里,包括景区“智慧化”的深耕、二次甚至多次消费项目的植入、周边资源的“跨界”与整合、向农副产品等其他消费产业链的延伸、夜间游和淡季游项目的创新等。旅游景区在“新战场”的角力,将有助于快速提升景区的“复原能力”和消费者的出行信心。

此外,马树起还提醒相关业者,新冠肺炎造成的疫情固然对旅游业造成了巨大冲击,但同时也给予旅游业者重要提示——今后,大众对健康产业的关注和消费需求将会迎来一个持续增长的高峰期,因而,旅游业与健康产业的融合将成为景区发展的新通道。“这对野三坡这样拥有秀美山水风光和纯净自然生态的景区来讲,无疑打开了一扇转型升级进入全新产业融合的窗户。”马树起用这句话,结束了记者对他的采访。

学会自救,旅游景区需变更角力主战场

0时32分,旅客王浩收到了今年的第一个暖心小坐垫。30岁的他在宁波一家工厂打工,“没买到座票,本来要站近30个小时前往贵阳,收到暖心坐垫很意外,也很激动。”

具化到野三坡景区的部署,马树起透露说,在疫情结束后,野三坡将会在第一时间举办“开山节”,以野三坡的名片——“开山节”多年积攒下来的影响力来重聚人气;之后则要注重通过整合野三坡全方位的旅游资源和业态项目,形成可满足不同细分市场需求的全新旅游产品;同时,野三坡景区还将把旅游产品有机结合,并线上线下“双管齐下”,精准推向客源市场。“在这些过程中,制定针对消费者的利好政策以及与各客源地市场进行有效互动,也将非常必要,这样可以迅速占领并扩大市场份额。”

冬日凛冽的寒风挡不住志愿者赶往车站的匆匆脚步。

图为春运现场。高俊达 摄

图为春运送温暖。陈冬冬 摄

筑牢这条防线,就要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厚植人民情怀,增强仁爱之心,急群众之所急,解群众之所忧;就要让各项防控措施更加有力有序有效,在药品和物资供给保障、医护人员安全防护、社会力量组织动员等各个方面,毫不放松抓紧抓实抓细,确保任务到人、责任到人,力求做到严密周全。只有始终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把百姓安危冷暖放在心上,把宗旨意识转化成为民行动,才能在疫情面前切实增强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文字:马若虎海报制作:张倩)

据马树起预测,不仅中短期内景区旅游的发展将会受阻,长期来看,景区旅游的发展还要面临“疫情余波”的冲击。其中,最大的冲击并不表现在直接的收益受损上,而是表现在消费者对出游信心的大幅降低上。所以,他主张,从现在开始,旅游景区和从业人员应将如何重构游客的出行信心列为工作的重中之重。“伴随疫情发展,野三坡景区不断强化经营办公场所的消毒和管控,已建立了完备的疫情信息上报系统,并进一步加强了员工疫情防控宣传教育。同时,我们自疫情之初便开始苦练内功,通过远程办公等灵活有效的方式开展工作,以完善景区提升规划、谋划实施景区业态项目。”

据悉,2016年至2019年,中国宁波网民生e点通林萍微心愿工作室携手上海铁路局宁波车务段、宁波银保监局、海曙区南站综管办、太平洋寿险宁波分公司,连续在春运期间推出了“宁波大爱·伴您回家——温暖坐垫送给站票回家的您”寒冬暖心活动,使“宁波温暖”成为全国春运的一道靓丽风景。

事实上,今年的春运除了坐垫之外,志愿者们还特地为有特殊需要的归乡者准备了暖心小凳子。

中国旅游景区协会副理事长马树起

“要将整个‘隔离期’视为‘闭关期’”是马树起向记者反复强调的一句话。现在,包括野三坡在内的很多景区,都在组织景区员工和区内旅游经营单位进行线上培训,以提升自身素质,优化服务流程。“而对于野三坡等自然山水类景区来说,还应该在如何整合区内山水资源上猛下功力,实现现有旅游产品的全面升级。”

2时30分,回云南老家过春节的吴玲抱着睡得正香的两周岁孩子坐上了这条小凳子,“这把可爱的小凳子我一定要带回老家,让孩子学会关爱及帮助别人。”

图为春运现场。于利华 摄

2003年,马树起已进入旅游业近20年,作为“景区”这一概念从形成到发展,以及“景区管理”逐步规范化、系统化的见证者之一,参照2003年非典时期的3月份后半段,他指出,当时随着部分地区疫情加重和疫区扩大,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和各主要客源国陆续发出对华旅行劝诫,旅游业遭受全面冲击。对比如今,整个行业也同样位于低点。马树起认为,对旅游景区来说,此次疫情中所遭受的损失程度可能比2003年还要严重。他指出,2003年非典疫情集中在3月至6月,6月下旬旅游业开始陆续启动,7月至8月开始逐步复苏,年底才恢复到当时的正常水平。但根据目前国家公布的疫情数据,预测第二季度国内旅游才将陆续恢复,而4月份一批室外自然山水类景区将会对游人开放,之后经过“五一”假期后,景区旅游有望在暑期迎来一个高峰。但是,全年旅游业综合收入可能会比去年下降20%—30%。